酋长家的渡鸦

佣兵地带 [Stars ]

第一章 罗伯特城

  Sam那家伙说的的确不错,当整片大陆都被黑暗笼罩时没几个正常人注意,干佣兵这行倒是莫名其妙成了众矢之的。我得承认他某些时候是挺哲理的——只要他不露出他那口整齐的大白牙的话。

  罗伯特城现在岌岌可危,看似固若金汤内里却早就像尸体般腐烂爬蛆。反对斯塔克家族的叛军随时都有可能挥舞着长剑打上门来。现在这座城就像一只毛皮华贵,却硬要把自己全副武装着闪光武器的好斗的兔子,在眼露凶光的狼群包围中苟且偷生。

  神像倒塌,供奉台上的祭品无端死亡;阿塞博镇被怪物血洗,无一活口;彗星高挂在夜空中,指向北境的方向。在守卫主城的海德拉佣兵团里,创始人的画像凭空消失;主城城墙上覆满的苍绿藤蔓尽数枯死焦黑,除了太阳照耀的时候,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团死黑色的、蛰伏着的庞然恶兽。

  瞭望台上,原本终日盘旋于上的不死鸟飞向北方,一群渡鸦占领了它的巢穴,天天在罗伯特城上空滑翔,留下聒噪的不详鸦鸣。

  事实证明,渡鸦赶走的不止不死鸟,还有虚假的随时会破碎的和平。

  占卜师不敢预示未来,生怕因为透露了天机而一命呜呼。大街上的疯子流浪汉逢人便说大陆即将陷入魔鬼的翠绿火焰,无人能生还。

  早就该作准备了。好歹我们还有三位能力不俗的法师,Wanda和Stephen随时待命战斗,Loki致力于凿刻法阵,我们一个也叫不出法阵的名字,只能任由他胡搞。

  斯塔克家族的族长Tony Stark和他的队伍前往南方猎杀魔兽,已经失去联系三个月,斯塔克群龙无首,一时间内斗不断——夺权、垄断,尽是些贵族间的下流把戏。我对此感到不屑。家族的总管夫人找到了我们佣兵团的团长,给出了大笔的雇金,雇佣佣兵团的顶尖“复仇者佣兵团”,维护斯塔克城堡的“表面平安”。

  至于城堡里?我可没心思去管这些。阴谋论不适合我,每每想起这些就让我脑袋疼——“复仇者”已经够难当的了,还要让我去琢磨贵族的勾心斗角?

  罗伯特城早已经陷落,只有城中央的斯文败类才假惺惺的维持着表面治安。

  我推开医疗翼的大门,搓了把脸。天杀的叛军们几乎每天都来对我们进行武力挑衅,我已经被折腾的够困了……我不出所料的看见了Thor——他几乎每周都会来那么几次。

  “Hey,Thor。”

  我打了个哈欠,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诊室——我得问Wanda那小姑娘要杯提神醒脑的冲剂——途中转身冲他做了个不伦不类的鬼脸:“又被Loki那小子捅了?”

  Thor乐呵呵的翻了个身面向我,金色长发纠结成一团,他身下的木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不过似乎他毫不在意:“是啊,又是有趣的一天,James。你怎么了?长痔疮了?”

  我没心思和他开玩笑,也不明白被Loki捅伤有什么有趣的:“他娘的叛军已经让我三天没闭眼了,Thor。我要让Wanda给我泡杯醒脑的东西......”

  他脸上的表情诡异的扭曲了一下,我怀疑是他扯到自己的伤口了,当然,也不排除他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祝你好运,James。Wanda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熬出来药剂的味道就像Clint穿了三年的破洞袜......”

  话毕,他又端端正正的躺平,毫无疑问,又是Wanda的奇怪要求。

  他嘟哝了一句,我没听清楚是什么,但我敢打包票是“Clint的臭袜子”

  我的表情也扭曲了一下。Wanda的药剂在前几天就有所耳闻……上帝啊,但愿我在几分钟后还能活着走出来。

  怀着无比纠结的心理,我还是在Thor充满同情的眼神里敲响了眼前的木门。

  皮手套上的铜扣轻轻刮过木头,发出刺耳的‘呲啦’声。

  Wanda开了门。

  这个涂着黑色指甲油,长得神神秘秘的法师姑娘看了我一眼,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嗨?James?”

  我闻到了一股恶臭从她身后的房间里传来。

  我开始后悔了。

  “Wanda,是这样的”,我缓缓开口,强撑着不让自己上下两片眼皮子合在一起:“你有什么提神的药剂吗?我是说,这几天那群叛军,你也知道......”

  Wanda一下清醒了过来,她召唤来了执勤记录,上面没有任何我需要装病的理由。

  她打了个响指,把记录册弄走,严肃的看着我并一手把我揪起来(她是怎么做到的?)——Oh,那表情正直的和Steve有的一拼。我迷迷糊糊的想到。

  “你得休息!休息!James!”她抓住我的领口向我咆哮,我敷衍的胡乱点头,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

  “现在——”她板着脸,用法术把我按到另一张木板床上“给我睡一觉,James。药剂的事以后再说......天哪,Cap也不来关心关心你?!他就这样给你布置这么多任务?!以你这个状态到战场上就只有被收割的份......”

  她喋喋不休的声音逐渐飘渺虚无离我远去,眼前的世界飞速后退淡化——我几乎是在躺好的瞬间就进入深度睡眠。

  迷糊间,我似乎听见了沉重的关门声和Wanda高分贝的嘶吼:“Steve Rogers!你给我过来!”

  

  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睡了整整两天,我已经精神头十足——也饿的要命,我发誓我现在可以吞下整整一头牛。

  床头柜上,一封用龙血墨水写的信漂浮起来,悉悉索索自己展开在我面前。

  『亲爱的James』

  这是Nat的字迹?

  『我们已经替你教训了那群狗娘养的叛军,当然,没收拾你那宝贝的‘小Steve’。虽然我们搞明白是你主动请缨站岗,但我们依旧没能阻止Wanda在Steve的左眼框上留下拳印』

  『如果饿了,出门右拐,大堂里,你要的苹果派在那里。』

  『又及:别再做傻事了,小James。』

  我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看向窗外。

  Thor已经“出院”了,从窗外看出去是港口。今天天气还不错,阳光斑驳在碧蓝的海面,破碎荡漾着,给人一种不真实的美感。

  由于TonyStark失踪的原因,Stark家族旗下的航船已经全盘出售,海面上难得的寂静。

  难得的寂静。

[被Gay蜜催更于是画了冬姐和Wanda小可爱]
[PS:只会在素描本上画画的我莫名迷茫]

吃饭时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
(⊙v⊙)

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又写了个虐...
[我不是我没有]
[疯狂顶锅盖]

刚才随便手绘了个银鹰哈哈哈
【捂脸脸】

Stucky ·The Winter[1]


远方轻轻耳语着赤裸的厮杀
擦拭着枪管的手指微微蜷起
碎发飘乱在温暖晨曦
残杀乐章被你我勾起
冷酷无情的铁臂后
是曾经无人知晓的柔情

撩人的烽火在鼻端缠绕
血腥的气息在空中弥漫
愤怒的嘶喊在耳边萦绕
诉说着自己犯下的
无法饶恕的罪
身前是无辜者的尸山血海
身后是九头蛇的机枪炮弹
解放的前提难以放手
自由的代价一向高昂

坠落 无尽的坠落
罪过 无限的罪过

穷尽一生都无法偿还
赔上所有都不过抵消
为何要让他想起过往
为何要让他惦念今后
浓稠黑暗中透出的光芒
初晴苍天里隐匿的黑暗

黑与白的交织
善与恶的抉择
孰黑孰白
如明如暗
只是不愿
让他人一并坠入深渊

七十年前的无名小白花染上鲜血
懵懂儿时的红蓝白被单蒙上灰尘
迟来了五十年的信笺
寥落了一生世的悲哀

曾在长椅下入睡的迷茫稚童
破碎不堪的在阴暗角落里躲藏
深蓝的天空划过一道彩虹
沉寂的星海有群飞鸟坠落
芝士火锅的戏言
从未想过实现

误入地狱的迷失者
始终寻不出光明的方向
血雾遮挡了迷蒙的清澈双眼
罪恶沾染了那时的潇洒少年

既回忆已是折磨
既憧憬已是无助
何必在想?
进退两难
反正早已千疮百孔
何苦费尽心思逃脱

坠落 放任自觉坠落
罪过 随便自己罪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S 这是@honeynoon 太太yesterday once more 的衍生现代诗
文笔不好请见谅QAQ
会有后续哒quq